当前位置:首页 >> 在京人士介绍 >> 正文  
哈敏
2015年07月16日 阅读:

   循着南巡春风,他怀揣两千元“下海”海南,几番沉浮,掘回首桶金。

   他一次次挑战自我,一次次跳槽,最终在央视《走遍中国》扎下根来。

作为丽水人,他特别希望真正为家乡留下一个经得起考验的艺术精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哈敏:喜欢冒险、崇尚自由的资深电视人

 

.为宣传家乡不遗余力

2012年10月23日,中央电视台《走遍中国》栏目摄制组一行4人,在编导哈敏的带领下,来到青田,拍摄《中国古镇》百集电视系列片最后入选的一个古镇——山口镇。

百集系列片《中国古镇》,每集30分钟,反映中国100个古镇风貌。哈敏坦言:青田山口镇进入系列片第100个古镇,和他的努力密切相关。原本栏目组已经确定新疆伊犁的一个古镇,作为最后一个古镇,摄制组马上就要启程,在哈敏的积极争取下,山口镇挤进了“末班车”,这是《中国古镇》百集电视系列片中,丽水唯一入选的一个古镇。

哈敏告诉记者:从1997年9月成为电视人以来,他先后亲自摄制了丽水的专题类节目十几期;如果加上他介绍、推荐而成功摄制的,已有20多期反映丽水的专题片在浙江卫视和央视播出。比如,2001年,他在浙江卫视《风雅钱塘》栏目担任编导时,就曾为缙云壶镇拍摄过一期节目《壶镇古风》,为青田拍摄过一期《青田石》,为龙泉拍摄过《龙泉青瓷》和《龙泉宝剑》。此次,是他担任央视《走遍中国》栏目执行主编以来,第二次专程来到青田摄制专题片。上一次,是2006年9月,他带领17人,分7组,成功策划拍摄了《走遍中国·走进丽水》7集系列专题片,其中的《青田人的山海传奇》、《寻石记》两集反映的就是青田的华侨文化和青田石文化。值得一提的是,2004年,《走遍中国》栏目组刚刚为丽水拍摄过系列专题片。“为一个地级市两度进行选题策划和拍摄,这在当时的《走遍中国》栏目还是第一次。”2006年,《走遍中国》再次走进丽水,哈敏功不可没。

哈敏原名王敏明,他的老家在缙云县壶镇镇苍岭脚村,这或许是他频频青睐这一片秀山丽水的原因。

他的母亲是诸暨人,两岁开始,他到诸暨与外婆一起生活,直到10岁,才回缙云读书,插班到五云小学3年级。1985年7月,杭州大学中文系毕业的他,被分配到了丽水电大教书。那时,他算得上是个标准的文艺青年,写的多个小剧本被拍成小品在浙江电视台播出,曾在丽水引起小小的轰动。

1992年1月,邓小平南巡讲话如一股春风吹拂大江南北,也改变了哈敏的人生轨迹。在南巡讲话掀起的下海热潮中,1992年7月,哈敏告别站了8年的讲台,南下海口淘金。

二、激情燃烧的“下海”岁月

  回顾那一段“下海”岁月,哈敏的叙述中不时充满笑声。

当时,暑假刚刚开始,他怀揣2000元钱(其中1500元是借的),带着憧憬,和一位朋友一起来到了海南省海口市。那时,当教师的月薪还不到200元,印象中,还从来未曾随身携带过这么多的人民币。而当时,他的女儿出生才3个多月。不难想象,下这番决心,该有多艰难。

海口市中心的三角池一带,是下海者的集散地,招工海报满天飞。初来乍到,哈敏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那种焦虑,犹如兜头一盆冷水,泼在他的身上。第一次,他有些后悔:中文专业学错了。最窘迫时,他甚至想到过去擦皮鞋卖报纸。开始的三天,可用度日如年来形容。好在第四天,经朋友介绍,他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:去海南省科技厅办的《海南经济信息》杂志社当记者,边写文章,边拉广告。哈敏笑言,此后,还做了好多份兼职,最多的时候,身上带着六七张不同名片。每天,整个人像是上紧了发条的钟表,没日没夜地向前跑。有一次,有半天没安排事情,心里就感到了很大的压力,难受得跑到海滩去发泄。以前大学时哲学老师说过一句:“太阳每天都是新的”,在海南,算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。

在外不停地打拼,并不就意味着成功。哈敏说,最窘的是当年10月初,租住在海口机场附近的他,手头的钱用光了,当时站在出租房的平台上,看机场的飞机起起落落,想到自己就连回家的路费都没了,那种落寞,简直难以用文字表达。还有一次,送一位受伤的朋友去医院,他的口袋里只有200元,帮朋友付完药费,口袋里只留了2元钱,一出医院,他就跑去向其他朋友借钱。

在海南的两年多时间里,哈敏先后做过十几个工作,做过杂志、办过公司、干过电视制作……1994年8月,他怀揣几十万元钱回到了丽水。哈敏说,海南创业,改变了他很多,甚至整个人的观念也变了,此后,在他心中,做事再没有“苦”的概念,只有喜欢不喜欢的区别。

这些年来,对海南,他一直怀有深厚的情感。今年,是他“下海”20周年的年份,上个月,他特意回到海南,拍了一集《中国古镇》百集电视系列片之三亚崖城古镇,算是对那一段激情燃烧岁月的一个纪念。

三、在工作中享受快乐

海南回到丽水后,哈敏一边继续在电大教书,一边在灯塔街投资办起了一个镭射影厅。哈敏直言,创办镭射影厅,只因自己太喜欢看电影了。可仅仅开了3个月,由于当年放映的都是盗版片,在1995年的一个全国性行动中,镭射影厅被关停了,只好改为歌厅。

1997年9月,一个偶然的机会,哈敏彻底离开了三尺讲台,来到浙江卫视《文化时空》栏目,真正开始了他一直喜爱的电视事业。在浙江卫视,哈敏给自己定了一个3年目标:第一年,站稳脚跟;第二年,做的节目达到文艺部中上水平;第三年,做的节目达到全台中上水平。他做到了。无论是在《文化时空》栏目、还是在后来的《中华竞技大擂台》栏目、《风雅钱塘》栏目,他编导的节目,总能保持很高的收视率,并屡获大奖。中国电视文艺星光奖是中国电视文艺类最高奖,他多次获此奖项,在《风雅钱塘》播出的电视专题片《河姆渡的曙光》,还拿下了中国电视文艺星光奖第二名,是当年浙江电视台连续参加17届“星光奖”,电视专题类节目拿到的最好成绩。为龙泉拍摄的《龙泉宝剑》,获得了浙江省政府奖“牡丹奖”电视专题片一等奖。

2004年,央视《走遍中国》栏目向他伸出了“橄榄枝”。哈敏说,当时整整纠结了3个月:去,还是不去?毕竟,杭州是他所钟爱的城市,在这里,过着一家三口团团圆圆的生活;毕竟,在这里,工作已是游刃有余,一年还有精力承接几笔外来业务。然而,最终,他还是选择了北上。因为,那里有一个更大的平台和更开阔的世界在等着他。“其实,这和我骨子里的喜欢冒险、崇尚自由极有关系。”哈敏这样说。这年的12月15日,他告别妻女,只身来到央视,开始了“走遍中国”之旅。

在《走遍中国》栏目组,凭着才华和勤奋,哈敏很快脱颖而出,仅仅过了半年多时间,就担任了执行主编。这在人才济济的栏目组,几乎是个奇迹,因为其他的几个执行主编,至少在央视干了五六年,甚至十多年才担当此职。

对于电视节目来说,收视率是硬道理,在《走遍中国》栏目的近8年时间里,哈敏摄制的50多期电视专题片,几乎都保持了高收视率。他还说起一件趣事:经他摄制播出的许多地方的特产,不久价格都纷纷大涨了:比如昌化的鸡血石、嵊州的古沉木、丹东的人参……

在一次到浙江传媒学院的讲座中,哈敏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观点:电视人=半个农民工。他这样解释:“想要做一个优秀的电视人,最重要的两点一定要做到,即能力和体力。一个人如果没有好的能力,他无法走进传媒这个圈子;一个人如果没有足够的体力,就算他有再大的能力,也无法坚持到最后的胜利。”

这些年来,他也经历了不计其数的险事。比如,一次在福建拍一个火山口,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,一行12人走了3.5个小时,才到达目的地。可当天雾大,一个镜头没拍。下山时,为了抄近路,一行人顺着陡直的连草都极少的山崖,花了两个多小时下了山。后来有人说,当天要是没有大雾,根本走不下来,因为不敢往下看啊。还有一次,在青海玉树的通天河边上拍摄,车子在极其狭窄陡峭的山路上往下开时,就连当地陪同的宣传部长都闭着眼,双手紧抓扶手,不敢看。那种地方,真的不能有丝毫闪失。而看到山上的落石,那几乎就是司空见惯的事。

哈敏坦言,他最喜欢拍摄的是西部地区、青藏高原等相对比较原始的地方。从2005年开始至今,每年,他至少都要去一趟青藏高原,去领略那种自然的景观,去感受那种苍茫,回顾自己的生活。心灵最受震撼的一次,是车子转过一个山弯,突然看见珠穆朗玛峰的一刻,那种圣洁,那种视觉冲击,眼泪同步就流了出来。那是人的一种本能反应,根本没有经过情感的酝酿。

哈敏说,在工作中享受快乐,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而所有的经历都是财富,人生有得必有失。为了工作,这些年来,他很少享受到天伦之乐。在北京8年,其实一半的时间在外面漂。就是现在,还是漂着的感觉,就像浮萍一样。为了让五官四肢充分地感受世界,他开始有了新的人生规划:争取一年自费走两个国家,进行深度游。但每到过年,他都会回到老家缙云,他说,他的根在这片土地。